“救命药”断顿了,怎么办?

作者:关于我们    发布时间:2019-12-13 03:45    浏览:

[返回]

儿子赖以活命的“救命药”断货了!这让何兰香发了慌。她13日跑遍了北京各大医院,仍然“一支也没有找到”。何兰香的儿子杨志鑫是乙型血友病患者,治疗此病的唯一有效药凝血酶原复合物正面临全国缺货。中国血友之家在网上征集签名,将向卫生部、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反映此问题,希望能帮患者找到“救命药”。 “救命药”难求 杨志鑫8岁时被确诊为重度乙型血友病。血友病是遗传性出血性疾病,若体内缺乏凝血因子八即为甲型血友病;缺乏凝血因子九即为乙型血友病。 “目前国内的乙型血友病患者的唯一有效药物就是含有凝血因子九的凝血酶原复合物。”北京协和医院血液科主任赵永强说,“我国目前正式注册的血友病患者有1万多名。血友病目前尚无根治方法,最好的治疗方法是替代治疗——缺什么补什么,及时给患者输入相应的凝血因子。” 中国血友之家秘书长关涛说,血友病患者如果不能及时补充体内缺乏的相应的凝血因子,可能会关节反复出血,导致骨骼变形,肌肉萎缩;而内脏和颅内出血则可能会危及生命。 12月6日,宋姗带着自己患有血友病的儿子到北京儿童医院,医院说只有1支药了。宋姗焦急地带着孩子辗转到北京协和医院,仍然没有找到药。12月13日,当宋姗到北京儿童医院血液科时,医院依然没有药。 宋姗说:“不知道为什么缺货,到底是什么原因,什么时候能有药,一直没人给解释。断药和断粮食是一样的,没有药孩子就活不成了。” 有部分血友病患者在网络里留言询问:“凝血酶原复合物短缺,如今不知道是否有了?病人现在病情很不稳定,急需要缓解病情!希望能给点信息!”新华社“中国网事”记者在网络上搜索“乙型血友病”发现,河南、天津、武汉等地血友病患者目前都处于“无药可用”的困境。 天津市血友病联谊会王立新发表博文《人命关天,凝血酶原复合物供应短缺急待解决!》,“全国范围内凝血酶原复合物短缺,广大血友病乙型患者的生命受到极大威胁,希望引起国家有关部门的重视,并尽快解决”。 中国血友之家网站日前发布《乙型血友病患者用药告急征求签名》:不管您是缺乏八因子还是九因子,我们都是血友病病人。如果您是血友病患者或家属,如果您是关注血友病的机构,如果您是关注血友病群体的社会人士,如果您认同本次行动,愿意签名支持我们,发送电子邮件,我们将把诉求递交卫生部和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反映凝血酶原复合物短缺问题,希望国家有关部门尽快予以解决。 北京的血友病治疗登记工作主要由北京协和医院、北京儿童医院和北京大学人民医院三家合作进行。协和医院负责向国家血友病登记中心上报登记的患者以及血友病的诊断和综合治疗,儿童医院主要负责血友病患儿诊治,人民医院负责血友病急诊。新华社“中国网事”记者13日调查了解到,北京儿童医院、北京大学人民医院和北京协和医院均表示“凝血酶原复合物”缺乏已持续了至少一周。 新华社“中国网事”记者13日跟随杨志鑫到北京儿童医院进行采访。儿童医院血液科主任医师吴润晖说:“从上周二开始,凝血酶原复合物一直处于缺药的状况。” 在儿童医院门诊室外,杨志鑫的母亲何兰香急得几乎要哭出来了,因为她的儿子“腿部已经出现出血,晚上睡觉时疼得咬着被子哭”。中国血友病之家秘书长关涛说:“对于血友病患者而言,凝血酶原复合物就如同粮食,断药如断粮,甚至比断粮还严重。” 近一段时间以来,中国血友之家接到很多地方病友打来的电话,纷纷反映当地“凝血酶原复合物”已经断药。关涛13日说:“我们以患者身份给国内31家血友病治疗中心致电,询问‘凝血酶原复合物’储备情况,有25家治疗中心明确表示已经缺此药品。” 与甲型血友病相比,为什么单单乙型血友病患者出现“药荒”?北京协和医院血液科主任赵永强说,甲型血友病患者的药既有血浆来源的凝血因子八,还有基因重组凝血因子八,因此药物供应相对较多。而对于治疗乙型血友病的凝血因子九,目前只有血浆来源的含有凝血因子九的凝血酶原复合物,基因重组的凝血因子九虽已完成药物临床试验,并报到国家有关部门,但尚待获得批准。 此外,赵永强说,凝血酶原复合物属于战略性药物,它不光是乙型血友病人要用,创伤、急救和某些妇女的产后大出血等都要用,更加重了这种药的供不应求。而治疗甲型血友病的凝血因子八只有甲型血友病患者在用。 联名求“救命药” 中国血友之家《乙型血友病患者用药告急征求签名》一文发出后,不断收到患者及家属等各界人士的邮件。截至12日,“血友之家”已收到225名签名支持的公开信。 关涛12日拿着225人签名的《凝血酶原复合物供应短缺急待解决》找到卫生部。呼吁内容包括:1、加快基因重组凝血因子九的审批,使其尽快投放市场,以缓解患者用药难;2、增加采浆站,并加强对采浆站的管理;3、鼓励有生产能力的血制品生产企业生产凝血酶原复合物;4、考虑建立国家储备制度,凝血因子的生产供应涉及很多部门和领域,有很多不确定因素可能会影响其生产,国家应保持一定储备,以防不时之需。 关涛说,卫生部对此事高度重视,已通知相关生产企业到卫生部开会,寻求解决办法。卫生部会积极和企业及相关部门沟通,希望能尽快解决。 赵永强、吴润晖呼吁,第一,相关部门协调企业增加凝血酶原复合物产量,如果是销售渠道有问题的话,希望能理顺;第二,在短期内,靠血浆来源的凝血因子九来满足病人需求显然不够,呼吁药监部门开通绿色通道,加快审批基因重组凝血因子九进入国内市场的申请。 关涛说,当年甲型血友病人缺药,就是通过绿色通道,药监部门快速审批了基因重组凝血因子八,允许其进入国内市场。“网络征集患者签名的工作还在继续,目前正在联系药监部门,希望反映以上问题。” 救命药不能成“仙草” 防止救命药短缺,需要防患于未然。应该在建立完善的药品动态监控机制和预警体系、完善药品储备制度、明确各部门职责并建立联动反应机制上下工夫 《白蛇传》搬上京剧舞台后,“盗草”一折颇为动人。白娘子为了救活许仙,甘冒奇险,云山万里去盗仙草。被发现后,先是哀求,不得已而打斗,力战鹤鹿二仙童。名角到了此处,往往能把那份儿煎熬演得淋漓尽致,一下子便揪住了台下观众的心。 乙型血友病唯一有效药目前全国缺货,从焦急找药的母亲身上,不知怎的,笔者依稀看到了白娘子的身影。神话故事倒还罢了,现实生活中,救命药可不能成为遥远的仙草啊!你让这位母亲,何处去求,哪里去觅呢? 救命药不是第一次发生短缺了。就在不久之前,心脏外科手术的必备药品鱼精蛋白也发生过短缺。所幸的是,在各方的努力下,短缺得到了缓解。药品很可能列入基药目录,得到根本性的保障。而这次的短缺,暂时还没看到解决的曙光。可再深想一步,就算这次解决了,谁又能保证下一次短缺不会来临? 防止救命药短缺,需要防患于未然。那么,怎么个防法呢?笔者不揣浅陋,提出几条建议,求正于方家: 是否应该以满足社会需要为原则,建立完善的药品动态监控机制?根据监控结果,采用宏观手段,调整相关药品的生产结构和产能,这有助于防止市场失灵带来的短缺。 对常用药急用药和救命药,是否应尽快建立药品预警体系?这样,有助于防止“一支也找不到”的窘境发生,患者不至于说断顿就断顿,有关部门也会赢得解决问题的主动权。 在市场和一些行政手段失灵之后,国家储备是最后一道防线。是否应该完善现有的国家药品储备制度,尽可能多地将这些具有不可替代性的、唯一性的救命药品纳入其中? 我国药品管理涉及药监、发改委、人保部、工信部、卫生部等多个部门,其中一个部门的政策有变化,其他部门的政策未能衔接上,就会造成暂时的短缺现象。究竟以哪个部门为主负责或协调药品的全链条管理,目前依然不清楚。如果各监管部门能尽快明确在短缺情况出现时的职责,建立共同协调的联动反应机制,并使其常态化,是否有助于缓解短缺,并且,一旦短缺,解决的速度是不是可以快些呢? “救命药短缺”不能无药可医。希望这一幕别再上演了。

搜索